*標示為非常不確定的句子,有錯誤歡迎指正。

@原文: http://www.reddit.com/r/nosleep/comments/1eghov/noises/

@影片: 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i81qEpJSbVw&index=3&list=PL100E6F8D8D47702F

 

 

 

 

[NOISES]

  我討厭人們製造聲音。他們沒有打擾我太多,常常會有咳嗽或吸氣的聲音,會被我忽視,但最近......這是我所聽到的。

  這是不斷且煎熬的。

 

  如你所見,我最近重新工作後,終於取得了生活的平衡,並結束了一個完美且適合我的小case。我的工作是在幫助客戶,所以基本上,我在電話中幫助人們與他們的問題。我甚至有一個耳機和語音辨識軟體!我真的不擅長電腦,所以有人已經為我準備好一切,現在我可以只用自己的聲音來寄電子郵件或編輯word草稿檔案--我真喜歡科技!

  剛開始在我的生活中,事情進行的很好。新的工作、新的朋友、新的合作關係的可能性,我甚至養了一隻新的狗!她的名字叫Elle,我的公司還讓我帶Elle去辦公室。我真的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。

  然後他開始,

  咳嗽、

  吸氣、

  咳嗽、

  噴嚏。

 

  這些是我日常生活中平常會聽見的聲音,但由於某些原因,現在它們就好像是......正常但放大的聲音。像是那種大聲、誇大的版本。

  人們嘲笑一個人的方式,會用噴嚏與咳嗽來表示。(*They sound the way a person would mock someone else sneezing or coughing.)

  這讓我耳鳴,這怎麼可能?只有我會這樣感到不舒服嗎?

 

  這就像是這些人咳嗽,並透過他媽的擴音器呼吸。

  他們不知道自己的聲音是如此響亮?如此討厭嗎?

  不。

  不可能只有我有聽到。

  大家一定都有聽過、我的意思是,他們怎麼會沒有?

  它幾乎整天不間斷持續發生著,每隔幾秒鐘就會有一點吸氣、咳嗽、清喉嚨或打噴嚏的聲音。

  我應該如何集中這些所有的......分心?

  我是新來的傢伙,我不想在辦公室裡"抱怨"。至少不會這麼快。

  但噪音......它們是難以承受的。

 

  我開始編輯一個討厭的電子郵件要寄給老闆--我的投訴,但我猶豫了。

  不、那是以前的我,舊的、神經質的、不高興的我。那樣的我總是擔心著一切不在控制之中。

  我深吸一口氣,並有意識地選擇放手。

 

  那是兩個月以前的事,而現在已經春天了。容易過敏的季節。我想這會使情況變得更糟。這裡根本是地獄。在我辦公室裡的每個人都有過敏,大家吸氣、咳嗽、噴嚏或清理他們的喉嚨。

 

  每、一、天。

 

  我坐在自己的辦公桌上,每一天的每一分鐘,聽他們的聲音。

  你知道當你去游泳或用錯誤的方式傾斜你的頭淋浴,而導致耳朵進水。你了解麻木、感覺脈衝從你的腦袋裡得到什麼嗎?而這就是我覺得其中一人發出噪音的時候,會得到的感覺。

 

  我開始不停的出汗,我咒罵人們當他們和我講話時、對電話裡的客戶大吼大叫,我甚至得到了皮疹。至少我認為是皮疹,我只知道我的脖子背面將永遠不會停止搔癢。最終它還是波及到我的耳朵。

  我使用棉花棒試圖減緩搔癢的感覺。(*I must have used hundreds of Q-tips in an attempt to relieve the itch.)而我的同事告訴我,有一個點上,正在出血。而我沒注意到。

  這應該會嚇壞一些我身邊的人,因為他們最終向我的老闆抱怨。我解釋這個問題給他聽,他假裝同情,告訴我"過敏季節快結束了",並說我會被罰款幾個月。

  他快活的送我回到地獄。

 

  我開始步行回到我的辦公桌那裡。但當我通過了休息室,我聽見了一個響亮的噴嚏聲,然後是憋住的笑聲。

  他們在嘲笑我。

  我不知道是誰發出的聲音,但我確信他們都笑了。

  我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坐下,嘲諷的語句與笑聲最終停止。雖然有人依然持續發出小聲音。

  頭痛再次發作、我的雙手在不久開始晃動。最後,所有我聽見的都只有耳鳴。

  不、不要再一次,我撐過了這一次,我通過它了。

  "我不想要這個。"我低聲對耳機麥克風說道,相對應的文字輸入自己的電腦......我以為。

  大概是有人聽到我所說的,因為我聽見竊竊私語,隨後更有嘲諷的聲音。然後,他們都笑了起來。

  我脫下耳機,站了起來,走進休息室。通過他們的聲音和笑聲。

 

  我打開我找到的第一個抽屜,在裡面四處摸索,直到我抓住什麼的感覺就像一對尖嘴鉗。

  我把它貼在我的左耳,往耳道推,在沿途的兩側,直到我感覺到壓迫的力量。我打開鉗子,向耳朵進去,推進的同時微微閉上雙眼,直到我感覺到顎板之間的肉體。

  然後,我將所有的東西拉出來

  我緊閉鉗子並刺傷任何鬆的東西,拖出更大的頸肉。我捅了幾次,直到我的耳膜和那些所有小部分的東西如同炒的肉。

  最後一次,我聽見潮濕的肉拍打寒冷的磁磚。我在耳朵旁彈了一下手指,只是為了確保自己什麼都聽不見。

  我插入鉗子到我的右耳朵......不好(*poorly)。它們稍微掀開了,我在顫抖,腎上腺素分泌,我刺傷我耳朵的頂部與底部。深深地、我滑動鉗出來,我可以聽見和感覺血夜開始紛至沓來。

 

  這時有人走進休息室,並開始尖叫。

  我知道到自己已經第二次正確的卡住鉗子,因為我聽見一聲慘叫聲突然斷掉。(*I knew I had jammed the pliers in correctly the second time because I heard the scream cut to black.)

  雖然,只是為了以防萬一,我猛拉了一些更多的內耳。我丟下鉗子,感覺通過我的腳震動,而我走回自己的辦公桌。感受著溫熱的液體流下我的脖子兩側。我坐了下來,靠在我的椅子上,把腳跨在桌子上,胳膊枕著頭。

   

  然後我就只是聽著。

  熟悉的笑容掠過我的臉龐。

 

end.

< 後 記 >

2015-

這是我第一次自己翻英文(汗),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

而且有些句子我不懂那是什麼意思......

其實當初會想翻是因為我超想看Cry讀系列,可是最近YouTube都沒人翻Cry的影片(桑心#

話說我第一次翻就是這麼獵奇的文w

我翻到後面才知道(唉?)

希望能接受阿˙_˙;;

 

20170711-

於是今天我重新翻譯了一次>皿<

看到以前翻譯的東西簡直要自殺了qwqqqqq

(不太妥)

希望內容一樣不會嚇到大家(我不是故意的////)

 

By 古谷Choy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古谷 的頭像
古谷

Autumn and Winter Day

古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